<cite id="svnra"><li id="svnra"></li></cite>

<optgroup id="svnra"></optgroup><span id="svnra"></span>
<acronym id="svnra"></acronym>
    <span id="svnra"><sup id="svnra"></sup></span>
    1. <optgroup id="svnra"><em id="svnra"><pre id="svnra"></pre></em></optgroup>

    2. <acronym id="svnra"></acronym>
      <strong id="svnra"></strong>
    3. 江蘇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陳琰 | 道德困境中的包容與悲憫
      ——從電影《左右》到電視劇《親愛的小孩》的改編
      來源:江蘇省電視藝術家協會   2024年05月15日11:32
      2022年4月,電視劇《親愛的小孩》在央視八套正式上檔,此劇是根據獲得第58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銀熊獎最佳劇本的電影《左右》改編而來的,正是基于此,電視劇改編面臨的問題也隨之而來。首先,電影內容來源于真實事件的改編,電影的傳播使得整個故事已廣為人知;其次,電影《左右》播出距離今天已經過去十年有余,中國人的思想觀念特別是家庭倫理觀念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十年前電影的沖突內核是將生與死寫進倫理困境中引發觀眾思考,用沖擊性的極端敘事把觀眾帶入到導演預設的倫理邏輯之中,挑戰了大眾慣常的倫理認同。而今天的熒幕共識是,對“生命”或“人”的尊重是超越于倫理之上的,這樣的生命高于一切的共識,就會自然而然的抵消掉導演精心構建的敘事之網。錯與對,性與愛,是與非,是否能借助電視劇文本形成比電影文本更加多層次,更加現代的表達,是考驗編導演改編功力的最大挑戰,也是電視劇版突破電影版獲得成功的關鍵。

      圖為《親愛的小孩》宣傳海報

      2022年4月,電視劇《親愛的小孩》在央視八套正式上檔,此劇是根據獲得第58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銀熊獎最佳劇本的電影《左右》改編而來的,正是基于此,電視劇改編面臨的問題也隨之而來。首先,電影內容來源于真實事件的改編,電影的傳播使得整個故事已廣為人知;其次,電影《左右》播出距離今天已經過去十年有余,中國人的思想觀念特別是家庭倫理觀念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十年前電影的沖突內核是將生與死寫進倫理困境中引發觀眾思考,用沖擊性的極端敘事把觀眾帶入到導演預設的倫理邏輯之中,挑戰了大眾慣常的倫理認同。而今天的熒幕共識是,對“生命”或“人”的尊重是超越于倫理之上的,這樣的生命高于一切的共識,就會自然而然的抵消掉導演精心構建的敘事之網。錯與對,性與愛,是與非,是否能借助電視劇文本形成比電影文本更加多層次,更加現代的表達,是考驗編導演改編功力的最大挑戰,也是電視劇版突破電影版獲得成功的關鍵。

      一、敘事主題的重新定義

      電影《左右》,將視角鎖定在特定的中年人群體的中年危機上,著重表現諱莫如深的“性”,幾個性愛場面都表現出肖路這個責任重重的中年男人對性的乏力與疲憊,當性的欲望背負了生命的重量,顯然這個虛弱的中年人已經無力支撐了。導演把性行為進行了分裂和解體,由“生育”需要衍生出的“救命”和“出軌”被置于天平的兩端,讓人難于取舍。而《親愛的小孩》,則把關注群體的內涵外延做了延伸,關注的是新手父母對身份轉換后茫然失措。編劇在立人物上,沒有快意恩仇與懲惡揚善,更多的是表現人物因親情牽扯而形成的錯綜矛盾體,和他們為生存、為生活而呈現出的不得已的“善惡”。編劇抽絲剝繭,一點點放大婚后育兒的一地雞毛,把電影中單一的倫理困境置換成生活的繁瑣細節,從而形成了影版和劇版敘事主題上的不同。

      《親愛的小孩》劇照(左圖)與《左右》劇照(右圖)

      二、用家庭倫理劇世俗表達置換電影的觀念啟蒙

      十年前,電影《左右》對于倫理困境抱持著強化“生命”意識與“倫理”話語對立的態度,有著很強的西方“生命”意識照進中國現實的啟蒙意味,可以看作是當時社會語境下對新的社會關系格局改變和人倫價值秩序重構的一次電影表達性思考。然而在生殖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挑戰倫理極限”的敘事張力變弱,現代家庭生活中出現的多元化、個性化、差異化、邊緣化的生存狀況讓觀眾無論在情感上還是在理智上都很難認同導演的邏輯預設。所以,劇版導演利用的家庭倫理劇世俗表達置換了電影原有的挑戰傳統倫理范式,希望用血緣或姻親關系的危機與情感修復這一敘事模式留住觀眾。電影的結尾是開放性的,男女主人公和他們的伴侶面臨著違背道德的無奈和傷痛,導演借此提出了主體道德選擇問題,供當時的觀眾思想爭鳴。但是在今天,電視劇應該也必須給出答案,編導把我們每個人遇到的現實矛盾高度的提煉加工,每個觀眾都能在劇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人們一方面在戲劇化后的情節中獲得精神消遣,一方面也從觀看中找到處理自身問題的答案。所以可以看到電視劇對結尾作出符合傳統審美的大團圓的戲劇安排。

      三、結語

      通過《親愛的小孩》對《左右》文本的再闡釋,劇版對于影版的改編可以看出一種變化,編劇淡化了電影中強烈的倫理道德色彩,取而代之展現了蕓蕓眾生生活中的艱辛,用包容和悲憫消解了倫理價值立場的對立。劇版有效地利用了電視劇的敘事時間優勢,更關注人性深處的幽微和復雜,既對劇中人物所犯的錯誤進行理解和包容,又通過他們的痛苦蛻變書寫愛的偉大,進而呼喚著傳統倫理道德的回歸。電影與電視劇互文性改編,作為一種翻新舊作、新時代賦能的影視劇制作方式,《親愛的小孩》的成功讓我們更加關注互文性改編的敘事策略和表現方法 ,同時也給我們帶來了新的思索。

      作者簡介

      陳琰,女,滿族,南京藝術學院傳媒學院教授,藝術傳播博士。

      責編:李笑林 張妍妍 省文聯辦公室
      2024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五周年江蘇省美術作品展
      2024
      2024年江蘇省文聯系統迎春大展
      2023
      2023江蘇省書畫院寫生創作匯報展
      超清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一级毛片不收费,99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怡红院,欧美日韩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
      <cite id="svnra"><li id="svnra"></li></cite>

      <optgroup id="svnra"></optgroup><span id="svnra"></span>
      <acronym id="svnra"></acronym>
      <span id="svnra"><sup id="svnra"></sup></span>
      1. <optgroup id="svnra"><em id="svnra"><pre id="svnra"></pre></em></optgroup>

      2. <acronym id="svnra"></acronym>
        <strong id="svnra"></strong>